暮春十五

我爱惨了小医生

【生垚】第二日(R)

正剧向,ooc是我的,上车!

  可能还有下篇,看情况。

  

  



  路垚和乔楚生吵架了。

  具体是因为什么,白幼宁也不知道。只是路垚对乔楚生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,白幼宁看着也累,所以她打算找路垚谈谈心。

  只是心没谈成,倒是案子先来一步。

  

  

  


  “天哪!”白幼宁的语气不自觉的带了些兴奋,听到乔楚生咳了一下,才反应过来自己有些激动了。

  “这是…”白幼宁望向乔楚生,将声音压到最低:“这是吸血鬼吧?”

  乔楚生一把将她拽起来拎到一旁,皱眉道:“这么多人注意分寸。”

  “这可是吸血鬼啊!”白幼宁的语气不自觉的大了些。

  “吸血鬼?”围观的人有些惊恐:“记着说了,这是吸血鬼。”

  乔楚生捂住白幼宁的嘴,低声道:“死者的身份还没有证实,你小声点。”

  



  

  

  路垚没打算下车,先不说楚乔生还没有给他道歉,就拿他还没睡醒就被抓过来这点来说,他现在一点也不想看见楚乔生那张脸。

  所以当他被萨利姆一把推进办案现场时,他就想,这辈子也不要原谅乔楚生。

  “案发现场保存完好,你只有五分钟,赶紧看赶紧收摊。”

  听见乔楚生说话,路垚气不打一处来:“这不是验尸官的活吗?”

  “麻烦把他的嘴掰开。”白幼宁对着验尸官道。

  “不是,你干嘛啊?”路垚问。

  “是为了让你看的仔细,看的清楚。”

  看着验尸官把尸体的嘴掰开,路垚问:“然后呢?”

  “你仔细看清楚一点,他一嘴尖牙,肯定不是人类。”

  路垚看着乔楚生,叹了一口气:“把我从家绑到这的,才不是人。”

  “来。”乔楚生拽着路垚的手腕,把他拉到了转角:“你从昨天开始就在耍什么脾气。”

  路垚摔开他的手,背过去对他:“别,我可没有脾气。”

  乔楚生长呼一口气:“凌晨有个女士被跟踪,被追了十几条街,最后到达案发现场。跟踪的人突然自燃,火势迅速变大,瞬间死亡。而且现场有目击证人。”

  “被跟踪的人呢?”

  “受了刺激,情绪相当不稳定,一会儿问话的时候注意分寸。”

  路垚翻了个白眼,揉了揉腰:“我尽量。”

  

  

  

  所以当路垚看见林姜的时候,除了感叹世界真小之外,脑子里瞬间有了主意。

  “林姜。”

  坐在车里的女士有些茫然。

  “你不认识吗?”路垚指了指自己:“路垚,我也是康桥的,比你小两届,新生欢迎晚会上你给我带过胸花。”

  “三土!”林姜笑道。

  路垚点头。

  “你怎么在这?”

  路垚眨眨眼睛,摇了摇头,林姜也没打算追问下去。

  路垚趴在车门上,笑的灿烂:“我最近在帮巡捕房的乔探长办案子,你呢?”

  林姜耸了耸肩:“你觉得呢?”

  路垚想,实在不算太好。

  

  

  

  

  “茶呢!”路垚翻了翻柜子。

  “把衣服穿上。”乔楚生皱了皱眉:“桌子上不是有吗?”

  “那个太差了,你有好茶快点拿出来啊。”路垚看着他。

  “我上辈子欠你的?”

  路垚撇嘴:“你不是上辈子,你是这辈子欠我!”

  “哥,你欠他啥了?”白幼宁有些听不懂了。

  乔楚生在桌子底下摸出一个蓝色的瓶子,连道:“好,祖宗。”

  路垚一把夺过瓶子,向献礼一样泡好给坐在沙发上的林姜送了过去。

  “喝点茶,压压惊。”路垚安慰道。

  乔楚生眯起眼睛。

  “哥,他俩什么情况,路垚说那是他康桥大学的师姐,我看他俩绝对没有那么简单。”

  乔楚生生攥起了拳头。

  “你看他怎么那么热情,我第一次看见他对女生这么热情。”白幼宁伸手去碰乔楚生,却碰了个空气。

  白幼宁看着楚乔生走向路垚,喊道:“诶,哥你去干嘛!”

  乔楚生生坐在路垚身旁的沙发上,握住路垚的手。

  “你疯了?”路垚大喊。

  白幼宁定在原地,双手捂住嘴巴,她好像懂了。

  不顾路垚的挣扎,乔楚生握的更紧了,乔楚生问:“请问,在哪里就职。”

  “我在宏仁医院就职。”林姜的眼睛落在他们交握的手上。

  “那离案发现场也不太远。”路垚用手摸了摸楚乔生握住他的那只手。

  乔楚生动了动嘴角,力气收了些。

  林姜抿了抿嘴唇:“我昨天上的是夜班,下班之后没走几步,就感觉有人在跟着我,开始我以为是打劫的,后来发现不是。”

  路垚问:“怎么说?”

  “我把钱包扔给他,他不捡还是继续追我,在弄堂里我差点就被抓住了,而且那个人的脸上缠满了绷带,只漏出眼睛和嘴巴,而且靠近了,好像还有一股尸臭。”

  “好了。”路垚笑笑:“我送你回家吧。”

  还没等林姜开口,路垚“嘶”的一。

  他瞪了一眼乔楚生,他怀疑他的骨头要碎了。

  “不用了。”林姜挑眉看向路垚:“乔探长似乎和你有话要说。”



       点这里 👈




  等第二天路垚揉着腰去查案,以至于第一次没有找到真正的凶手,当然,这都是后话了。














盟主34

-

  

  

    “让开!”

  灸舞冷眼看着面前的人,不自觉的打了个喷嚏。

  “给。”伴随着声音,一件衣服盖住了他的脑袋。

  “狄阿布罗!”灸舞一把扯下衣服:“你是不是真的很闲。”

  那人不可知否,拿过他手里的衣服,细心的为灸舞披上。

  “你是假的吧。”灸舞裹紧了身上的衣服。

  那人挑眉:“你说呢?”

  灸舞撇了撇嘴,这么强的压迫力,除了狄阿布罗不会有第二个人。

  “天外呢?”灸舞有一搭没一搭的问。

  狄阿布罗皱眉,语气有些低沉:“你找他干什么?”

  灸舞长呼一口气:“他不在银时空估计就在铁时空。”

  “不会。”

  “什么?”灸舞眨了眨眼睛。

  “你担心的事。”狄阿布罗看着他,路灯把他的眸子映成浅色。

  他说:“你担心的事都不会发生。”

  

  

  

  孙尚香去幽州当质子,据修传过来的信二人归期已定。而大乔也正式加入了东汉书院。

  一切似乎在像好的方向发展,不过灸舞知道,银时空的大战还没有开始,而正恶终有一战。

  “我会站在你这边。”

  灸舞瞪了一眼坐在身边的人:“大叔,你哪位?”

  如果知道那件衣服的代价是狄阿布罗加入东汉书院。灸舞一定会把那件衣服扔在狄阿布罗脸上。

  “这对你有好处不是吗?”狄阿布罗道。

  看着狄阿布罗那张帅脸,灸舞更是气不打一处来,虽说他和狄阿布罗暂时休战,但也不能代表他可以心平气和的和狄阿布罗同处在一个屋檐下。

  “你什么时候走?”灸舞问。

  那人似乎是想了一会儿才勉强道:“一个星期。”

  虽说灸舞不知道狄阿布罗来东汉到底是为了什么,但最大的炸弹放在身边总会比不知在哪里随时会引爆的强。

  另外,有一个计划,还真的非狄阿布罗不可。

  “各位转入东汉书院的学生。”诸葛亮站在讲台上继续道:“当然还有这位全校盟来的太人物。”

  说完,教师的人都望向狄阿布罗,狄阿布罗点了一下头。

  “为了大家更快的融入东汉书院,以及团结一心,这堂课我和老师讲了一下,所以这节课我们就来一节东汉书院大合唱。”

  “好~”教室里一片欢呼。

  “我把歌词分给大家。”张飞起身道。

  “不用了。”一个转学生站起来道:“我们大家都会唱!”

  “都会唱?”小乔不解。

  “对啊。”众人符合,唱道:“拳怕少壮,马步稳当~”

  灸舞叹了一口气,只怕一会儿不要打起来才好。

  “如果打起来,不能用异能就躲在我身后。”狄阿布罗凑在他耳边道。

  灸舞转头,那人的嘴唇正好落在他的脸颊上。






盟主33

- 

   

   待灸舞从铜时空解决完作乱的铁时空魔族回来后,银时空的状况变得一团乱。

  “如此如此,这般这般。”小乔解释道。

  这件事灸舞已经听出了个七七八八。

  他知道以孙尚香的聪明,逃来不是难事。但这件事逐渐演变成了大乔行刺孙权要被问斩。

  灸舞道:“所以,孙权来这里是为了什么?”

  “不知道,反正没什么好事。”诸葛亮撇了撇嘴:“已经被赶出去了。”

  “人在哪?”

  曹操道:“估计已经走了吧。”

  灸舞皱眉拎起沙发上的外套,向门口走去:“我有事,一会我回来,不用等我了。”

  “听说最近有寒流,灸舞你再加件衣服!”曹操喊道。

  灸舞摆了摆手,转身消失在众人面前。

  “哇塞!”诸葛亮瞪大眼睛:“灸舞会瞬移诶!”

  张飞笑了笑,那可是大哥的盟主,大哥都那么厉害,灸舞肯定比大哥更厉害,有时间一定要找灸舞学几招。

  “我们赶紧想办法救大乔吧。”曹操道。

  小乔点点头,握住自己颤抖的手。

  

  

  

  

  

  “所以,你打算在这里站一整夜?”灸舞笑道。

  孙权没有说话,双眼紧紧盯着曹家公馆。

  “今天有寒流,还有雨诶!”

  孙权平静道:“不用你管。”

  灸舞靠在旁边的树干上,慵懒道:“你不会真的站一夜吧?”

  “你们不是要诚意吗,我就拿出诚意给你们看。”

  “你确定你要为了大乔,得罪你的父亲?”灸舞道。

  孙权笑出了声:“只要能救出大乔又有什么关系。”

  “我看你喜欢大乔一点也不比周瑜喜欢小乔少啊。”灸舞抱起双臂,继续道:“所以你真的打算让大乔转到东汉书院?”

  孙权有些意外:“你怎么知道。”

  “这不是唯一的办法吗?”

  孙权点点头:“所以,我必须拿到曹操的手书。”

  “你会拿到的。”灸舞打了个喷嚏,拢了拢衣服。

  “但愿。”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正好写到狄阿布罗出场,字数有点多,所以另起一章,明天放出来吧。







盟主32

曹家公馆:

  

  “刘兄,你刚刚硬逼内力有没有造成什么损伤?”曹操有些担忧。

  修看了一眼灸舞,发现那人并没有看他,而是目光灼灼的看着大乔 ,直到说他的武力指数大概只剩下七千点左右时,灸舞才舍得施舍他一个眼神。

  “好好休息就没事了。”灸舞道:“只要在这个过渡期不要再使用内力。”

  小乔皱眉:“那就不要再实战内力了,身体重要。”

  “对啊大哥。”张飞道。

  修点点头。

  大乔问:“可是刘备,到底是谁想杀你?”

  似乎是感受到了灸舞的视线,大乔不自在的笑了笑。

  “不知道,对方从头到尾都没有现身。”

  诸葛亮扇了扇扇子:“会不会是袁绍,可能是因为上次捐地契的事情。”

  曹操摇了摇头:“如果袁绍要动我们,应该派暗杀部队,而不是动员这么大的武力,随随便便走进江东。”

  灸舞点点头:“我和会长想的一样,对方应该是江东人。”

  “我知道了…”诸葛亮道:“会不会是孙权。”

  “诶,有可能!”张飞附和道。

  大乔摇头:“不可能的,权没有理由要杀你们。”

  修谈了一口气:“如此如此,这般这般。”

  “就因为你不让光熹亲卫队加入江东?不可能,我和阿策还有权从小一起长大,他虽没有耐心又有少爷脾气,但是他不是坏人。”

  “大乔。”修安慰道:“我们也只是猜测而已,我也希望不是。”

  灸舞有些想不通,在铁时空,修那么喜欢寒,可到了银时空,修为什么没有喜欢上大乔,而是爱上了孙尚香。

  “我们现在完全不知道敌人是谁,我只知道我们的处境很危险。所以从今天晚上开始,我和灸舞还有飞轮流守夜,保持警戒。”

  小乔起身道:“我也要守。”

  曹操想了想,笑道:“好。”

  灸舞拿起桌上的零食:“那今天就由我先开始吧。”

  

  

  

  

   “盟主。”来的人恭敬的站在灸舞身侧。

  灸舞坐在石椅上,手里正拿着零食放在嘴里:“铁时出了什么事儿?”

  “鬼龙闯进了灸大长老的宅子。”

  灸舞皱眉,不知道那帮老家伙怎么惹恼了鬼龙,鬼龙虽是不讲理,但不会主动惹事。

  “他说要找您。”

  “找我?他人呢?”

  “被夏天带走了。”

  灸舞点点头,放下手里的零食,从口袋里拿出几颗糖:“下次他要是再找我,就把这个给他,和他说,我回到铁时空会去找他。”

  “是!”

  看着还杵在自己面前的人,灸舞问:“还有什么事?”

  “长老会那边希望您亲自把呼延觉罗修带回来,处决他。”

  “什么时候做决定的权利在他们手上了?”灸舞似笑非笑道:“要不要盟主的位子换他们来做。”

  “盟主息怒。”那人单膝跪地。

  “回去告诉他们,不是坐在那个位子上就是安稳的。”灸舞把零食扔在石桌上。

  临行前,阿扣和他说,盟主这人脾气很好,但要是他放下了零食,那就说明,他真的生气了。

  他不敢多留,留下了一句“是”,就隐匿了身形。






盟主31


  孙权说的以茶盟誓骗骗别人还行,但骗不了灸舞,一支不能为自己所用的军队,存在一天只会让他坐立难安,与其做一些没有保证的凭证,直接毁了才会永绝后患。

  那杯茶就算诸葛亮没有掉到,说到底灸舞是不可能让修喝的,且不说那茶里究竟有没有放什么,就凭那杯茶是从孙权手里递过来的。

  “我会盯着你的。”孙权看着灸舞。

  修转身将灸舞挡在身后,直视孙权。

  “盯着我干什么?”灸舞笑了起来,将手搭在修的肩膀上,示意他让开。

  修向旁边移了一步。

  灸舞走到孙权身边,说了句话。

  孙权平时最讨厌别人在他面前咬耳朵,可他这次却清楚的听到了那句话。

  “我觉得你想争疆土的想法很好。”

  

  

  

  “盟主,你和孙会长说了什么?”修低声问。

  灸舞摇了摇头:“没什么。”

  “诶!大哥!”不远处的张飞边跑边向他们挥手。

  “三弟,你怎么来了?”

  “也没什么。”张飞脑了挠头道:“只是觉得孙会长请你们吃饭,不会有好事。”

  诸葛亮气汹汹道:“没错,被你猜对了,这次又没吃上饭。”

  “太过分了,江东人怎么这么喜欢用吃饭来开玩笑啊?”张飞道。

  灸舞笑笑,不可置否。

  “啊!”诸葛亮大喊一声,跳了起来。

  灸舞抬手挡住了几只用武力做的飞箭,曹操将双手放在胸前做了一个保护罩,挡在所有人的面前。

  诸葛亮惊魂未定道:“这种行为,叫埋伏啊。”

  看着保护罩外面的飞箭,灸舞眯起眼睛。

  曹操已经开始喘起了粗气:“我们先回曹家公馆再说。”

  忽然,身后数只飞箭向修袭来,灸舞的指尖聚起异能,眸中带了些杀气。

  张飞转身撑起能量罩,将众人身后也挡了起来,“没有退路了。”

  攻击逐渐密集,曹操和张飞的额上已经有了汗滴。

  “销尔特-呜拉巴哈!”修大声道。

  “等一下!”诸葛亮有些慌张:“这个透明的东西保险吗?”

  曹操收起武力,长出一口气:“放心诸葛先生,我们会保护你的。”

  “会长,你一定要说话算话啊!”诸葛亮点点头。

  灸舞看着修,忽然觉得有些可笑。

  “刘兄!你不要再硬逼自己的功力了,这已经超出了你拥有的武力指数,再这么下去你会筋脉全断,武功尽失的!快停手!”

  修似乎没有听见曹操说话一般,不断加强自己的异能指数。

  “啊!吐血了!”诸葛亮吼道。

  灸舞抬手,封住修的后背:“销尔特-呜拉巴哈!”

  修扬起嘴角,加固了气场防护罩。

  他知道,盟主不会放任他不管的。

  “金甲卡烧!”

  一个女孩朝他们跑过来,随着咒语,一团火焰冲到了放箭的机关中心,那团异能瞬间爆炸。

  灸舞抱臂,那个女孩是寒的分身?






老师带写生的时候在葫芦岛拍的,我记得当时是夏天,离我们住宿不远处的山上却下了雪,印象很深刻。(ps那里的日出和日落真的很好看!!!)

盟主30

_

    

  孙权设的这桌饭倒是把他的野心显了出来。

  

  

  “用大汉十三州的地图当桌巾,孙会长,好大的胃口啊。”曹操笑笑:“不过,你真的吃得下吗?”

  孙权盯着曹操,笑道:“在座想吃的,可不只有我。”

  曹操看了一眼灸舞,灸舞捏了一下曹操的背在后背的手,示意他安心。

  诸葛亮眨了眨眼睛,举起手:“对了对了,还有我,我好饿,我也想吃…”

  灸舞挑了挑眉,看着周瑜越发深邃的眸子,他知道诸葛亮又歪打正着。

  曹操长出一口气。

  “上菜!”孙权带了些温怒。

  看着被端上来的四盘不同颜色的豆子,诸葛亮大声吼道:“你喂鸟啊!”

  “现在全天下都认为袁绍的军队,势力最为强大,因为他的军队几乎遍及青冀幽并司隸五州。”说着,孙权抓了一把绿色的豆子撒在了整个地图上:“不过,这些州也没有乖乖臣服,大多都在顽强的抵抗。但是,兵力…”孙权笑笑,又抓了几颗黄色的豆子扔在地图上:“也只有这样而已,曹家军,大概占这几颗黄豆中的,三颗吧。”

  曹操舔了舔嘴唇,笑道:“敢问孙会长,你们孙家的江东军兵力有如何呢?”

  “长江以东,都是我孙家所有。”孙权抓起一把豆子,扬在了地图上。

  曹操的语气中带了些嘲讽:“你是特地找我们炫耀你们的兵力吗?”

  “我的骄傲,不需要向你们炫耀。我只是想告诉孙会长,除了台面上看到的军队以外,我江东斥候,在幽青两州发现一只私人军队。”孙权看着修,把仅有的一颗黑色豆子扔在了地图上,豆子和桌面碰撞发出了轻快的响声。

  孙权道:“光熹亲卫军,刘。”

  曹操转过身去看修,灸舞也皱起眉头。

  灸舞不是不知道刘备的这支军队,只是那军队隶属刘备而不是修。

  “刘备。”孙权道:“这是你的军队吧。”

  修看着灸舞,有些无措。

  “曹会长,你的好兄弟没告诉你,他有军队吗?”

  曹操张张嘴,却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。

  灸舞转过头,与修的目光相视,点点头。

  “这的确是我的军队,这是之前盟主少帝,给我的秘密亲卫军,我答应过少帝不跟任何人说。就算是兄弟也一样。”

  “前盟主少帝已经被董卓废掉成为弘农王,你的军队早就失去了效忠的对象,干嘛还要遵守约定呢?不如,把军队纳为私用吧。”

  曹操皱起眉头,道:“孙权,你要当不忠不义之人是你家的事,不要在这里煽动刘兄。”

  孙权道:“刘备,不如把你的亲卫军加入我江东军,帮我一统天下。”

  “孙仲谋!”曹操一掌拍在桌子上。

  吕蒙拦在孙权身前,瞪着曹操:“我劝你不要轻举妄动。”

  “盟主献帝还健在,若是我继续再听你们畅谈统一天下的叛国计划,我还算是大汉臣民吗?”曹操吼道。

  孙权盯着刘备:“只要你交出军队,我会援助东汉书院,就算是为了曹操,你也应该答应吧。”

  “我不会答应的。”修道。

  曹操笑笑:“我也不会需要来自江东的援助。”

  

  

  

  -------

 

  本来今天打算放两更,但是第二篇有点问题,所以今天修改一下,明天放。

  今天这篇有些划水,在这里鞠躬了,大家不要嫌弃,总要推动剧情的发展。

  顺便说一下,狄舞肯定是he的,因为我想不到有什么比狄舞还甜的。

  大家也可以说一下喜欢什么剧情,我现在很瓶颈。 

  大概还有几章银时空要结束了,铁时空狄舞会很多了,铁时空还有好多线没有填。

  今天开始日更,感谢你们喜欢这个文,因为你们的红心蓝手和评论才是我写下去的动力!

  爱你们!!!

Q:同问大明湖畔的疯魔……

不提我都忘了,哈哈哈

3.15

生日快乐,然后今年依旧拥抱世界。